当前位置:制造商 - 服务管理  

找商家

找厂家

经典文章

乐视新常态:绝望的供应商和持续增加的欠款

2017-06-27 09:19 来源:网易聚焦 [收藏]

欠款、裁员、上门讨债的供应商,这些关键词几乎拼凑出目前乐视在媒体上的全部曝光,成为乐视的“新常态”。

7次,这已经是王盈和老傅(均为化名)第7次从老家赶往北京了。每个月,从老家赶往位于北京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成了他们的固定任务,但这样的“出差”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讨债。

一同讨债的还有其他23人,均从全国各地赶来,他们的身份,都是帮助乐视移动负责店面建设的装饰公司以及负责乐视活动推广的广告公司,每一家被欠款金额在一百万到几百万元不等。

讨债的方式从拉横幅、喊口号向肢体冲突升级,最后沦为在乐视大厅“静坐”的无声抗议,王盈和老傅心力交瘁。此前6个月,每次在乐视大厦的苦熬,他们总还是能等来一点点还款,尽管往往只是欠款金额的10%,尽管最长一次等了两个礼拜。

然而第7次不太一样,已经在乐视大厦“静坐”了将近20天,王盈和老傅却依然没有等到早就该来的还款。6月19日,他们终于放弃,这一次,是他们第一次没有等到还款就各自回家,而5天前,王盈还告诉网易聚焦,“不拿到钱,坚决不回去。”6月26日,王盈依然没有收到6月份该拿到的欠款。

相比较几百万欠款至关生死的小供应商,大供应商的催款格外强硬。

6月22日,乐视的欠款方名单上又增加了仁宝电脑和中国移动,如果乐视的还款未达预期,前者将停止参与乐视增资,后者将直接下线乐视在江苏公司的全部290G带宽。

目前可公开搜索到、并拥有明确数额的供应商欠款至少在数十亿的量级,而据网易聚焦统计整理发现,除了两家放弃追债、计提坏账准备的供应商外,大多数供应商追回欠款的方式颇为激进——停止合作、发布催款公告、发起诉讼。欠款的另一头,乐视的资金状况越来越紧张。

1.jpeg

欠款、裁员、上门讨债的供应商,这些关键词几乎拼凑出了目前乐视在媒体上的全部曝光,成为乐视的“新常态”。

供应商濒临绝望

在乐视大厦一楼大厅的大理石地面上,大概二三十平米的空间里,摆放了二十多张瑜伽垫,25家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就“静坐”在上面,供应商萧哥说,“直接坐在地上太冷,我们就自己买了瑜伽垫,稍微舒服些,不过时间长了还是硌得厉害。”

王盈应该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披着绿色的薄纱披肩,抱着双腿蜷坐在浅紫色的瑜伽垫上,她还从淘宝上为大家买了两个深蓝色充气床垫,方便大家坐累的时候躺一会。

王盈已经第7次从老家赶到北京来追讨乐视的欠款了,和她一起的还有同乡老傅,乐视欠他们的款项都是330余万,来了7次之后,“乐视每次会给总额的5%、10%”,目前乐视还有225万的余款没有支付给王盈,而这笔欠款,足以压垮王盈公司的正常运营。

尽管老家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年幼儿子,王盈还是咬了咬牙,“乐视不给钱,我就不回去。”

这些供应商都是小本经营,几百万的欠款将直接导致他们的资金链断裂,甚至将公司推向倒闭。乐视在全国很多城市的办公室已经撤了,位于北京的乐视总部成为他们唯一的希望。

每天,这二十多位供应商从早上9点来到大厦大厅,一直待到下午7点,中午就直接叫外卖,10个小时“静坐”的无声示威,每天如此。

老傅告诉网易聚焦,全国和他们一样给乐视做店面建设和活动推广的供应商,一共有六十多家,但只有二十多家愿意过来上门讨债,“大多数供应商也都是自己公司的小老板,很多人都不愿意放下身段。”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更为体面的方法。从去年10月,王盈和老傅就开始向乐视催款,2016年11月,乐视方面承诺分五期还款,然而并没有兑现。此后他们与乐视进行了4次洽谈,也多次前往北京上门催款。

2.jpeg

2017年4月12日,他们和其他20余位供应商来到乐视大厦前厅拉横幅讨债,一度和保安发起了冲突,大家缠作一团,被保安、员工和其他讨薪者围住的陈珺哭了起来,“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萧哥还记得当时的情景,警察过来维持秩序,还提醒他们,“每次喊口号不能超过10个人,不能穿相同的服装。”

之后两天,乐视再次与他们签订还款计划,承诺分八期还款,王盈当时觉得,“还有乐视控股担保,盖有乐视控股公章,总应该能按期给到欠款了吧。”但最终乐视仍未能按计划还款。

但王盈和老傅并不愿意和网易聚焦谈起更多与乐视方面沟通的细节,“我们的欠款是小钱,乐视可能还能给到我们,要是做得太绝,乐视真倒了,我们的钱就真的回不来了。”

老傅是二十多位供应商中的领导者,每一次他都会做好一张详尽的表格,每家供应商每个月被欠多少金额,他都在表格里写清楚,然后让每家供应商的代表人确认,再盖好手印,方便乐视进行打款。

尽管,截至6月26日,原本在二十多天前就应该打款过来的33万(王盈和老傅330余万欠款的10%),依然还没有踪迹,王盈觉得有点“绝望”。

但这不妨碍王盈和老傅在7月份要第8次赶往北京的念头,继续展开可能为期半个月的要债之行。尽管作用很小,但只有来了,王盈觉得才有一点希望要到欠款,不来,是肯定没有希望的。

瑜伽垫边上留出了狭窄的通道,乐视员工在通道上来来往往,在这些“静坐”的供应商旁边经过,没有任何停留,似乎对他们的存在已经习以为常。网易聚焦问起一位乐视员工,他说,“哦,他们(供应商)天天在那里。”

这些在乐视大厦大厅动辄“静坐”半个月的供应商们,似乎和乐视的裁员、欠款等一系列负面新闻一样,成为了乐视的“新常态”。

欠款方持续增加

乐视的欠款方名单仍然在不断加长。

6月22日,仁宝电脑已经产生连续两个季度的乐视应收呆账损失,总计1.82亿元。仁宝总经理陈瑞聪表示,4-5月,乐视还款和出货都在继续,但量少了很多,若6月底还款仍不如预期,仁宝会停止参与乐视的增资。

同日,乐视拖欠中国移动江苏公司1426.25万元,若乐视始终没有付款也没有制定付款计划,中国移动将于7月15日把乐视在江苏公司的全部290G带宽下线,机柜断电,释放网络端口。

网易聚焦通过采访、上市公司公告以及公开报道,整理了目前乐视欠款数额明确的供应商名单,包括:仁宝电脑、台湾元器件分销商文晔、台湾元器件分销商大联大、瑞声开泰、赫比(上海)金属工业有限公司、常州丽声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韦尔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豪声电子、明家联合、中国移动江苏分公司。

2.jpeg

网易聚焦联系到上海韦尔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对方表示,截至2017年4月20日其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韦尔对乐视移动的应收账款为823.03万美元,其中冻结并强制执行的乐视移动账户现金683.03万美元,诉讼程序走完后就已经执行到公司账户上了。目前剩余140万美元的欠款,具体的乐视还款计划尚不方便透露。

豪声电子方面告诉网易聚焦,其与乐视的重大仲裁事项涉及金额未5133.94万元,其中收到的未清偿货款共计4207.15万元,豪声电子考虑到剩余的近一千万元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因此按照剩余账面价值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同样,在台湾元器件分销商文晔于2017年2月9日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财报中,提列乐视集团客户呆账损失约新台币5亿元(共计约1.12亿元人民币)于营业费用。

网易聚焦注意到,在这十多家供应商的名单中,欠款债务方为乐视移动的数量占比超过80%,贾跃亭曾明确指出,“手机是去年乐视出现资金链风波的导火索之一”。尽管乐视手机曾是乐视生态的骄傲,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卖出500万台手机,两年内这个数据狂飙到2000万台。

然而刚刚过去的618,各大电商平台晒出的手机销售榜单,全部都失去了乐视手机的踪迹;此前上海某乐视移动授权服务站也被曝光暂停营业,网易聚焦走访的14家北京海淀地区的LePar店中,店主也向记者表示,“目前基本只卖乐视电视,手机不卖了。”

乐视手机在去年第四季度出现了准休克的状态,贾跃亭评价乐视手机的困局,是由于“乐视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能力不足,对损益情况的判断性也不是特别准,导致后续资金的跟进不是特别及时”,是对乐视“很好的一次经验教训”。

但这次教训给乐视带来的经验,可能已经为时太晚。乐视正不断缩减其庞大生态的业务线,据内部员工向网易聚焦透露,乐视不同业务线均将展开裁员计划,人数最终或将控制在5000人。在乐视恢复元气之前,此前蒙眼狂奔砸下的巨额窟窿,乐视又是否还来得及、找得到足够的钱去填补?

网站编辑:毕婷
现代家电官方微信

参与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