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制造商 - 骨干团队建设  

找商家

找厂家

经典文章

酷派转型不成功 急需注资挽救业绩

2017-07-03 09:38 来源:华夏时报 [收藏]

当大股东乐视再次遭遇资金危机时,国产手机厂商酷派的命运轨迹将会发生什么改变?

6月28日,乐视创始人、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贾跃亭在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表示,在4月份的第二次资金危机来临之后,乐视会将非上市体系更加聚焦,也会处理一批固定资产甚至是股权资产。这其中,乐视持有的28.83%的酷派集团股份的走向引人关注。

20162110172647.jpg

理想丰满,现实却总是骨感。在被乐视收购后,酷派离自己的千亿目标尚远,但亏损、裁员与毕业生集体解约等事件却纷至沓来。而活下去,在2017年获得盈利则成为酷派当下最重要的目标。

“我们确实是两家公司”

资金更加紧张的乐视对处于困境的的酷派会产生什么效应?

6月29日,酷派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确实在调整变化之中,还不是特别的明确。但酷派的业务都在正常进行,大股东也没有发生变化。“说我们跟乐视完全没关系也不是,但像酷派CEO刘江峰说的,我们确实是两家公司”。

酷派曾经极力撇清与大股东乐视的关系。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刘江峰曾表示,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不了解乐视的经营,乐视公司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

但酷派与乐视在业务上联系颇多。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除了双方签署协议在酷派手机终端预装乐视的EUI(操作系统)外,酷派手机还是乐视的重要内容出口。此外双方在手机供应链上也有合作。

早在2015年乐视和360入股酷派时,酷派高层就曾对外表示,乐视手机、360旗下奇酷手机和酷派集团的手机有可能共用供应链,并称酷派的供应已完全实现平台化。

酷派的股价也不可避免地被乐视的资金困局波及。贾跃亭在去年11月6日发布公开信后,酷派的股价一路走低。酷派在停牌前价格为0.72港元,比去年10月31日1.31港元的收盘价下滑45%。目前酷派依然在停牌当中。

但股价下滑只是酷派当下困境的一个缩影。今年5月,酷派与校招应届毕业生集体解约的事情被曝出。酷派官方回应称,解约缘于酷派业务战略的调整,海外市场成为今年重点,所以国内职位将缩减。

而财务数据则能对酷派现状做出更明确的注解。酷派在2016财年不仅营收同比将近腰斩,更是遭遇了从2011年以来的首度亏损,额度高达42.29亿港元。

亏损在2017年仍在继续。今年4月,酷派曾宣布其第一季度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并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之间,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将下滑超过50%。

不成功的转型路

现在要拼命活下来的酷派与往日“中华酷联”的光辉形象形成鲜明反差。

IDC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第四季度,酷派曾以11%的市场份额在国内智能机市场位列第三,当时在它前面的是三星和联想。而在全球市场,酷派当期以3720万台出货量位列第七,市场份额也达到3.7%。

但长江后浪推前浪,来自IDC的统计数据显示,酷派从2015年第二季度就不再是全球前十大智能手机组装企业。刘江峰曾表示,2016年酷派出货量约为1500万台。这个数字是2015年酷派手机出货量的40%。

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是酷派发生危机的重要原因。合约机补贴的减少让运营商渠道在2014年出现萎缩。而小米等手机在互联网渠道的兴起,也让酷派看到了一条新路。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酷派在2014年11月将品牌拆为3个业务线。其中酷派主打运营商渠道,ivvi主打零售市场渠道,大神则针对电商渠道。

但酷派的转型并不成功。在激烈的股权斗争后,大神品牌在2015年11月随着合资公司奇酷一起归于360名下。而在一年后,由酷派高管和渠道商出资成立的ivvi也被酷派卖掉。

随之而来的最大变化是大股东的更替。2016年8月5日,酷派宣布乐视于香港注册的子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公司拥有酷派28.83%的股份,取代郭德英家族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乐视当时控股酷派是想将其作为乐视手机业务的上市平台。如果乐视晚一年爆发资金问题,手机业务肯定要装进去。”但他同时认为,酷派股价大幅下滑,总市值下跌很难增发,目前没有融资价值。

被指急需注资

将华为荣耀推上高峰的刘江峰,是贾跃亭找来力挽酷派危局的那个人。

2016年8月,刘江峰受乐视CEO贾跃亭邀请,正式出任酷派集团CEO。在刚加盟酷派时,刘江峰曾经对外表示,他的目标是在5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但理想与现实间的沟壑并不容易跨越。刘江峰也曾坦言,这两年酷派的业务不是很好,转型本身也需要时间。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认为,酷派的问题主要是2014年两亿手机库存造成的,“只要降低运营高成本,很容易扭亏为盈。”他说的两亿库存指的是,2014年三大运营商将业务重心转向4G,减少3G合约机补贴,使当时国内手机市场出现了2亿台左右的库存,其中酷派和联想的库存量比较大。而刘江峰在2016年12月曾表示,此前手机的库存现在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王艳辉则认为,酷派目前的困境主要是因为缺乏资金。“刘江峰过去之后,不是团队不行,而是资金不足,没钱做新品研发、推广,没有发挥空间。”他说。

在刘江峰掌舵酷派后,酷派的新品动作并不算多。近日,酷派在工信部备案了一部型号为S588的功能机引起外界关注。而对于智能机的新品计划,上述酷派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智能机今年会有新品推出,但时间未定。

王艳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就算乐视愿意放弃酷派业务,也要有人愿意来接。当前酷派还是需要尽快注入资金,才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网站编辑:毕婷
现代家电官方微信

参与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评论: